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在公元前1065年

2020-02-15 来源:成都娱乐网

在公元前1065年,初秋时节,西岐,文王府。
已是子夜时分,王府书房中却坐着七八人,气氛凝重。坐在上首的文王姬昌缓缓言道:“商纣暴虐无道,我西岐已为伐纣做了许多准备,但目前尚不是时机,以密须国为代表的五个方国附庸在商,是我们最大的障碍,诸卿看我们该怎么办?”
左手方向的相国姜子牙微一颌首,抚须而言:“近一两年内,纣王忙于稳定局势,当不至于对我们发难。我们必须趁此良机,将商纣的附庸一一铲除,否则,一旦密须等国打通中原交通线,和商纣形成犄角之势,届时我们将无以应对。”
其他数人纷纷点头称是。
姜子牙继续言道:“为今之计,外当联结各方国以为策应,内则整军备战,蓄势以待铲除密须国之机。我西岐之师数年来虽已是百战雄师,但密须军队骁勇善战,我们且不可轻敌。”
“好,就依相国所言。南宫将军,你在三日之内,从我西岐大军中抽调八千人,组建伐密兵团,另外单组一支两千人的骑兵,由你直接统率,直属我指挥,马上去办吧!”
“是,臣领命。”右手边一位相貌威猛的大汉起立拱手而言。此人是文王手下大将南宫适,数年来转战数千里,斩杀敌人数以千计,令各方国闻风丧胆,为文王手下第一猛将。
“自即日起,内政由散宜生大夫安排,我亲自和姜相国、南宫将军去训练军队,为我军伐密做准备。各位还有什么意见吗?”姬昌环视众人一圈,见大家不再有异议,当下站起身来,说道:“没意见的话,就开始分头行事吧,”稍一停顿,又大声言道,“本王平定天下之日,诸位将是我开国建业的功臣,我必不会薄待大家。望诸位与我共勉,缔造我大周统一盛世!”

第一章劫掠之战

密须国在今灵台县百里乡,是黄帝后裔姞姓密须氏于公元十二世纪立国。密,谓此国建在众山环拱中,须祝祷国运长久,故谓之密须。历代密须王十分好战,凭着兵强马壮,四处征讨,未逢敌手。加之附庸于商,受到商王的特别厚待,密须国方圆达到三百多里,盛极一时。
一天,正在田猎的密须王得到探马来报:邻邦阮国有一批贡品送往西岐。密须王大喜,对随行的大臣说:“阮国是周的附庸,而我们是商纣的属国,如今姬昌正在积极准备,想要灭掉商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批贡品送到西岐,必然助长姬昌的实力,将对我们产生不利。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劫了这批贡品,一则打击阮国,二则壮大我国军威!”
密须国这些年来到处征战未逢对手,朝中大臣也都养成骄横的习惯,大家尽皆叫好,密须王遂派自己的亲弟弟、大将军姞乙丙带人前去,务必将其劫掠回来。
姞乙丙是密须国第一勇士,足智多谋,在四方征战中立下汗马功劳,领命之后,点起八千精兵,浩浩荡荡往密、阮边境杀来。

灰黄色的沙滩,绵延足有三四里之遥,岸线呈现弯月的形状。这就是今天所谓的“泾河”。
在河道弯折的尽头,是赫然高耸的山峰,挡住了西北吹来的强风,使得这一片河道风平浪静。河中有几条大船,最小的也有一丈多宽,三丈多长,挂三匹风帆。所有的船头皆有木雕的河神像,而河神像的手中握着一杆黄旗,上面绣着河神的画像。河岸两边,大约有四五千兵马正在岸边护卫,河中十来条大船则正在两岸的登陆场之间穿梭不息,一边在不断的卸下大批的辎重,另一边则是不断的有大批的辎重源源不断的装载上船,一片繁忙的景象。其间夹杂着人喊马嘶的喧嚣,但在尘土飞扬中仍是井然有序,充分显现了训练有素的特点。
姞乙丙立马驻足在河岸边的小山坡上,注视着正在西渡泾河运送贡品的阮国五千大军,眉头紧蹙,满脸的喜悦之色:真乃天赐良机也,阮国军兵渡河,一半在河中,一半在河两岸,乘此良机袭击可以一举得胜。
从远处望去,只见黑压压的兵马布满了整个山野,姞乙丙的先头部队已到了离阮军只有两三里地的地方。
密须军金色的头盔在阳光下份外耀目,他们列起长队从左右两翼包抄了过来。健硕的战马,闪亮的盔甲,杀气腾腾的长枪和扬起的尘土更增加了他们的威势,而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却更使人震憾。
火红的令旗升起,数十名传令兵策马飞奔,传递着作战的指令。
姞乙丙的目光里渐渐透露出一丝狂热的神色,这种神情马上感染了兵士们,众人心底的杀戮血性已经激起,在各级将官的带领下,一队队的士兵驱动着战马,进入了各自的阵地。
伴随着一阵铁甲振动的声音,密须军中数千骑兵矛同时举起,随即脚下的大地开始颤抖,喊杀声和兵刃撞击的声音同时响起。
阮军遭遇袭击,虽然出其不意,但临危不乱,迅速排出锥型阵,把贡品护卫在中。姞乙丙命令传令兵手中的彩旗急速的变换挥舞着,密须军排出鹤翼阵,中央主阵凹陷,主力骑兵被分置于两翼,刚好与人军用精锐骑兵列于尖端的锥形阵互为相反之势。
密须军来得极快,从两翼包抄过来的骑兵为数不多,他们三人一组并排冲杀过来。这是骑兵对步兵采取的最常用的战术,用高速反复的冲击以将对方的步兵阵击散。
历经半个时辰的鏖战,姞乙丙头上的战盔早已经脱落,漆黑的长发在风中乱舞,脸上一片漠然,只有两只眼睛中闪烁着摄人的寒光,整个天地仿佛都陷入了萧杀之中。姞乙丙的眼睛中隐隐泛着红光,冲入阵中。手中的长枪幻作了一个巨大的光轮,急转如飞,一时间四周尽是飞溅的血水和残肢,一声长啸从他口中发出,充满了说不尽的惨厉,宛如从地狱而来的修罗魔刹。一时之间周围再无半点声息,五丈内竟已再无任何其他的生命。
密须军终于完成了合围,把阮军团团围住了,列着三角型的冲击阵在包围圈里横冲直撞,用敌方士兵的血肉为他们在通道上铺下了最华丽的地毯,倒下的尸体相互堆叠着,包围圈变得越来越小。
战争终于结束,密须军大获全胜。
整整一个下午,密须军都在打扫战场,一队队光着上身的俘虏被押着从弓箭射程以外的地方经过,大量的武器,马匹,盔甲都成了对方的战利品,堆成了一大堆,散落地放在远处炫耀着。
姞乙丙吩咐:“把负伤的阮国军兵全部斩首,辎重贡品带回密须。”
正在搜集贡品的士兵突然传来几声叫喊:“这里还有一个!”
“哈,还是个女的!”
密须军偏将郑彪兴奋的叫声传了过来:“好漂亮的娘们!”
姞乙丙冷哼了一声,转过马头向郑彪身处的地方奔去。骑在马上,他远远便看到了那名被数十名士兵包围着的女孩,被郑彪拽扯着拉到了空地上,她不停挣扎着,嫩滑的肌肤从被撕裂的衣服里露了出来。
随着战马的奔驰,渐渐的看清楚了那女孩的样貌。郑彪说她绝色漂亮,也不为过。她纤纤的细腰,平坦的小腹,衬托出胸部几近完美的曲线。水嫩的肌肤,红润而充满性格的小嘴,挺直的鼻子,乌黑闪亮的大眼睛和淡雅简朴的装束,更突出了她浑然不施脂粉的脸庞,散发着灼热的青春活力和令人艳羡的健康气息。
好一个可人儿!
姞乙丙的到来使郑彪和他手下一众士兵感到了异常的震恐。姞乙丙慢慢转过头来,看到那名瑟瑟颤抖着的少女也怔怔地看着自己,看着这个唯一可以救她的希望。她那对美眸深邃难测,沾上了泪光的浓密的眼睫毛更为她平添了楚楚可怜的神态。
姞乙丙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众人一眼,最后把目光停在了郑彪面上,道:“把她放开。”
“你叫什么名字?”
“齐婉儿!”她红着脸瞧了林玉成一眼,说道。
姞乙丙稍微俯下身子,道:“你到军队中做什么?”
“我,我是阮国送给西岐……姬昌的礼物!”
姞乙丙大笑:“好,我就把你也送给王爷,不过,不是西岐姬昌,而是密须王!”

大战后的第三天,用过了晚膳的密须王来到了御花园,由于正值密须王的寿诞,故此刻花园里已是装饰一新;道路边、树上、假山上、走廊里,缀满了各式造型迥异、五颜六色的精致小灯笼,暗夜中看去繁星点点,简直成了一片灯的海洋。花园中的各色鲜花在纱灯的映射下争芳斗妍,绚丽多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内廷歌舞姬,正坐在围绕着花园的走廊上弹琴吹笛,乐声悠扬;庆贺大王寿诞的筵席便布置在这一片花园之中,内侍们正在其中川流不息,端菜倒酒,忙得不亦乐乎。
主事的内廷总管太监看到大王来了,忙轻轻拍了三下手掌,围着舞台的屏风一下就撤开了。密须王坐的地方在台阶上,台阶下的筵席中间则是搭建了一处一尺高的舞台。
突地歌声一起,却是一阵温婉动人的女声哼唱,虽无歌词,其中的凄婉、幽怨却表露无遗。
歌声一停,各式乐器发出缠绵乐韵,四对俊俏的“男女”同时登场,其中的男人都是由妙龄少女所扮,她们身着轻纱,成双成对翩翩起舞。口中同时唱出动人的歌声,曼妙的身体则展现出奇异迷幻的舞姿,与对舞的同伴神态亲妮,仿佛一对恋中的情人。
正在热舞的高潮中时,突然曲调一变,再次回复了开篇凄怨的曲调,接着灯光大亮,半空中突然缓缓落下一位绝色美女,出现在舞台的中央。
这位美女衣着华丽而素雅,在一众打扮香艳的女子中尤其显眼,瓜子般的俏脸上嵌了一对顾盼生辉的明眸,在两个美丽的酒窝衬托下,香唇像由丹青妙手勾画出来似的,在一片妖艳中透出无比高贵的气质,一点也不落于尘俗,给人一种幽谷佳人般的感觉。她像独坐深闺之内一般静静的站在舞台中央,虽是未有任何动作,但只是姿态就让人感到了优美动人之至的神韵,接着她作了几个使人生出无比同情之感的姿态表情后,一曲幽幽动人的歌声才从她喉中唱了起来。唱了几句后她缓缓起身,且歌且舞,舞姿如梦如幻,动人心魄,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媚惑之力,令众人如醉如痴。
一曲终了,舞台中的众女纷纷退去,密须王还不自觉的沉醉在刚才由那位绝色美人所带来的强烈凄婉情绪的震撼中,直到刚才在舞台中的绝色美人在宫女的簇拥下走近前来,拜倒阶下后方才清醒过来。
只听在自己面前跪了下来的绝色美人脆声言道:“奴婢齐婉儿,祝大王福寿永昌!”
密须王沉吟了一阵,然后起身亲自将齐婉儿扶了起来,道:“你就是阮国送给姬昌的美女?不错,很不错,要是你愿意留在我宫中的话,我封你为妃?”
齐婉儿跪倒在密须王面前,呜咽着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抽泣着说道:“大王待奴婢恩重如山,奴婢粉身碎骨也报答不了,惟有尽心竭力侍奉大王,以求大王宽恕!”此时,颇识密须王心意的王后,忙近前一边扶起齐婉儿一边说道:“好妹妹,今天既然是大王册封你为淑妃的大喜日子,就别再哭了,看你哭成这样,等下怎么伺候大王啊,快别哭了。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大王还没沐浴更衣呢,我们就一起服待大王沐浴更衣后歇息吧。”
齐婉儿听后慢慢止住了哭声,王后转首命侍女下去准备,而自己则拉着齐婉儿伺候着密须王入了更衣间。
次日上朝,密须王意犹未尽的说:“阮国和我们毗邻不远,但实在想不到,竟然有如此美女。各位爱卿,我看不如派兵攻打阮国,占了阮国,一则可以打通中原交通线,与商纣形成犄角之势;二则也给大家每人找上几个美女玩玩,诸卿以为如何?”
大家轰然叫好,密须王当即传令:“由大将姞乙丙领兵两万,攻打阮国!”
在姞乙丙将军府,环视着云雨阁内密须六路人马的首领,姞乙丙徐徐开言道:“数年来,各位对小将鼎立相助,这里我先谢了。”
众人纷纷应道:“不敢不敢,劳将军高抬了。”
姞乙丙待大家安静了下来,再度开口道:“此次大王命我攻打阮国,是为我大军打通中原交通线,与商纣形成犄角之势而来。目前,阮是西岐姬昌的附庸,我们要交好商,不得不灭了他。我大王已经下达了命令,调一万突击骑兵西来,听候调遣。今天请各位来此,正为此事。”
听到姞乙丙停了下来,众人忙纷纷言道:“我等谨遵将军旨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尽请将军吩咐!”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请各位在十天之内,调集一万人马,听候本将军调遣。”
姞乙丙又对密须附庸北山族头领萄炳说:“此次我大军远征,我不出一月可回。国内空虚,请头领必须万分小心,分兵在西岐通往我国的必经之路驻守,提防姬昌来犯。”
计议已定,众人纷纷散去,进行各自的准备工作。

第二章突袭阮国

阮国在泾水中游,偃姓。这天,共池(今泾川水泉寺)阮国国王的王城之中,曼舞轻歌,肴佳酒美,丝竹瑶琴之音相伴,仙乐悠悠,极尽奢靡之能事。
皇城内逍遥殿的顶上,到处镶满了各种颜色的宝石,一眼望去仿佛那天上璀璨的星星;地面铺满了柔软珍稀的皮毛,无数琳琅满目的珠宝玉器随处可见;整个大殿富丽堂皇,极尽奢华。殿内隐隐传来欢笑之声,管弦丝竹声中,透出燕语莺声,一片热闹景象,却又丝毫不觉喧哗,显示着这里面的女子素质相当的高。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沁人心扉的香味,整个大殿最让人惊叹的就是大殿中央那张异常宽大的床。粉红色的帐惟散发出暧昧的感觉,让人心生旖念。殿内布置清雅,显然出于高手的设计,以截然相反的格调,给予人感官上巨大的刺激。

共 1115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周文王姬昌伐纣前的一段传奇故事。密须国得知阮国派人前往西岐献贡,又知文王姬昌忙于准备伐纣,便乘机劫了贡品和美女,进而又突袭阮国,大肆掠夺,文王闻讯,便立即披挂上阵,只身带领两员大将深入密须国探听虚实,凭借他能掐会算和善于隐身布阵的绝招,加之他那能抵百万兵的碧血八卦剑,终于成功地攻克北山族大寨。期待新作!【编辑:笑天】【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10-06-27 1 :11:12 这是周文王姬昌伐纣前的一段传奇故事。密须国得知阮国派人前往西岐献贡,又知文王姬昌忙于准备伐纣,便乘机劫了贡品和美女,进而又突袭阮国,大肆掠夺,文王闻讯,便立即披挂上阵,只身带领两员大将深入密须国探听虚实,凭借他能掐会算和善于隐身布阵的绝招,加之他那能抵百万兵的碧血八卦剑,终于成功地攻克北山族大寨。值得一读。
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河南影视家协会会员,卢氏作协顾问,副教授。脑梗脑出血能痊愈吗
深圳治疗白癜风医院
南京邦德医院医生
友情链接
成都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