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麒麟之王正文第一卷第五十四章毒危及陷阱1节能

2020-10-19 来源:成都娱乐网

麒麟之王 正文 第一卷_第五十四章 毒危及陷阱(1)

这个药师,是一个植物人——芍药人。当然,花人最鲜明的特点就是脑袋开花——这个头上的花,当然是芍药,紫芍药。

他头上之花显然是残花——色泽不光鲜,皱巴巴的,几近枯萎,并且小绳子将花瓣扎了起来,以免掉了下来——这些都说明了他已经是个老头子了。

就像很多人类一样,人老了总会秃顶,花人也会秃顶,当然是花瓣掉光了,但他的就快掉了。

他面容清秀(即使他已经很老了),一身环保装束——也就是说腰间和肩间长了几圈大叶子,有四肢结构,不像树人那样,以根和藤作足手。

当然,也有人和芍药的许多方面特性,这里就不再详述了。

3面对突如其来的恐惧,就算不把你的灵魂吓跑,也会把你的肉体吓跑,因为他们都跳到了老瞌龙的身上,死抱住不放!

如果不是老瞌龙的脚根稳健的话,恐怕真的是当废柴了!

一片欢呼,一片舞影这可是让人惊奇的欢迎仪式!

在一大片火光照耀下,林立的树都跳了起来——他们原来都是树人!这个惊喜,显然是有预谋的!在欢歌雀跃中,当然不止是树人,而是整个潇洒林!他们有植物人(花人、树人等)、兽人、魔兽人、有色人种、精灵等等,他们都是潇洒林大家庭的成员!

当然,这个欢迎仪式的谋划,其实老瞌龙也参与其中,否则他怎会一路沉默,心里却是在偷偷地笑!

“好你个老瞌龙,怪不得要带我们回家呢,原来是合谋一起整蛊我们!”

众人便将他推到,好好地“招呼”了他一番!

这显然又是一个狂欢的夜晚,整个潇洒林都尽情地潇洒了一番,这自然不话下,而且好几晚都是如此。

且说,晚宴的第二天老瞌龙就他们的伤势叫人把他们小孩却怎么也不肯送到了潇洒林的一个药师那里,自顾瞌睡了。

这个药师,是一个植物人——芍药人。当然,花人最鲜明的特点就是脑袋开花——这个头上的花,当然是芍药,紫芍药。他头上之花显然是残花——色泽不光鲜,皱巴巴的,几近枯萎,并且小绳子将花瓣扎了起来,以免掉了下来——这些都说明了他已经是个老头子了。就像很多人类一样,人老了总会秃顶,花人也会秃顶,当然是花瓣掉光了,但他的就快掉了。他面容清秀(即使他已经很老了),一身环保装束——也就是说腰间和肩间长了几圈大叶子,有四肢结构,不像树人那样,以根和藤作足手。当然,也有人和芍药的许多方面特性,这里就不再详述了。

他叫折魂,芍药人,是潇洒林得药师。他住的地方,潇洒林边缘地带,草蓬木屋,傍山面流,溪边还有一片小竹林,别有一番诗境!听老瞌龙说,折魂其实心肠很好,只是脾性有点怪癖,不是好惹的。就这句话来说,他们在来之前,眼睛怀着几分的忐忑:虽说本领非一般的总有点怪异,人总是对捉摸不透的东西畏惧的!例如,某些女学生总是对数学题畏而远之。但陶小志似乎可以除外,因为他的白痴笑容始终都挂在脸上,甚至心情大好,吹起了口哨。是不是怪人之间都有相怜相爱之意呢。

怀着这种莫名的畏惧,他们叩响了折魂药师的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药童子,是一个竹人,头上的竹笋可以说明他的年龄,他甚至还没有叶子呢。但他的脸型却看起来少年老成,不只是给药熏的太多了,还是愁目苦脸所致,总之烧了竹的光滑,可能少了其气节吧!当然,他的口气更是“少年老成”,竟摆起了一副长辈教训小辈的表情:“你们是哪根葱呀?”

“嚯嚯!”阿木一把揪住小药童,大怒道:“你又算哪根葱?”

铁桶笑道:“别见怪~~他就喜欢欺负小孩子!”

陶小志赶紧将阿木拉开,扔到一边去,笑道:“小兄弟,我们是老瞌龙的叫来的。。。。。。。”

“哦~~”小药童拍着脑袋,咚咚直响(证明里面是空心的),笑道,“原来是老瞌龙那小子的带来的借个蹭饭的~~~~”

铁桶怒吼道:“小竹筒,你说谁是来蹭饭的?!”很明显,铁桶的肚子又出卖了他。

陶小志赶紧将他拉到一边去,拱手笑道:“他们吃得太多了,拉肚子,脾气火了一点,千万不要见怪!”

小药童叹了口道:“现在的小孩子火气大可以理解,但不尊重人那可真是太不礼貌了!”

“你算老几啊?!居然敢叫我们作‘小孩子’!!!”阿木的冒火当然可以理解,但要出手打人就有点不可理喻了,毕竟他们是来看病的。

晃下巴一把将他堵住,喝道:“我都不跟他计较,你急个鸟啊!”

当然,这里算他年纪最大,被称为“小孩子”谁会开心呢?但这确实很可笑,但不必动怒。

陶小志笑道:“小兄弟,请问折魂药师在么?”

小药童道:“不在,他已云游去了!”说罢,便要关门,但阿木及1999年就被人家注册掉了。幸亏能查到德国老外域名注册时留的email。这个域名这么多年了时卡住了位置。

陶小志道:“请问他去哪里云游了?”

小药童不耐烦道:“都说是‘云游’了——飘忽不定,无影无踪就是其最大特点,明白了没有?”

陶小志道:“那他几时归来呢?”

小药童道:“多则一年半载,小则几天半月的。”

这时,从屋内飘来了一股强烈的药味,刺鼻难闻。

陶小志摸着下巴笑道:“小兄弟,你会制药么?”

“制药?”小药童冷笑道,“这么烦人的事我从来都不会做!”

陶小志笑道:“那就烦请小兄弟帮忙引见吧~~~”

“都说。。。。。。。”

陶小志拿了一个弹弓在他面前晃了几下,笑道:“这可是鸟儿的必杀具哦~~~”

在临行前,老瞌龙已告知,想要见药师,就必须把小药童哄开心了,否则谁也不会帮上忙的了。

小药童叹了口气,一把夺过弹弓,笑道:“那就请到里面坐吧~~”

折魂药师的屋舍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前院是住人待客之用,后院则是堆满了各种药草,是搞研究用的。且说,这客厅其实也没甚特别之处,只是从香炉里飘出的清香,沁人心脾,清爽怡人,感觉飘飘欲仙,让人又说不出的愉快。

小药童替他们砌了一壶茶,然后道:“各位稍等片刻,我这就把师傅请出来。”

说是“稍等”,其实比等女人换衣服还要久,于是他们边喝着茶边闲聊。

且说这茶,不但清香爽人,喝后更有一种让人微微的醉醺醺之感,这就像酒一样!

他们不但醉了,而且软瘫了,倒在桌子上,眼神迷然,说不出话来,但思想还在,只是和肉体一样,都不是很活跃!

茶有毒!

“不错,这茶真的有毒!”小药童笑着走了出来,“你说的你们这不是犯贱么?我不是劝你早点滚蛋了么?”

众人动惮不得,又骂不出来,气得眼珠骨碌碌地转!尤其是阿木,眼里之血丝顿起,全身肌肉都在颤抖——小药童甚至用弹弓在他的裤裆弹了几下!

小药童笑道:“你刚才不是很‘黑猩猩’的样子么?怎么现在变成了‘死青蛙’了呢?”

阿木之怒自然不必说了,只可惜。。。。。。

“只可惜那现在除了眼睛和心在动之外,根本就和死人没甚分别了。。。。。。。”小药童道,“告诉你们吧,这是茶毒,叫‘醉独茶’,喝了它,一个时辰之内,像烂泥一样软瘫了,动弹不得。。。。。。。”

“也许你们还很好奇,把你们麻翻了,我的目的何在。怎样处理你们,其实我也在思考,你们的‘无礼’应该得到什么惩罚呢。。。。。。。不如这样吧,我把你们剥光了衣服,再拿去喂狼,不知你们意下如何呢?”

剥光衣服已经够残忍了,还要拿去喂狼,这样残忍的事,就只有小孩子才想得出来!

“你们不说话,就当你们打赢了哦~~~”小药童一脸邪笑,笑得肚子都痛了。

“好啊,我答应你~~~”

陶小志站了起来,脸上挂着白痴的微笑!

他怎的能说话,还能动,而且还带着白痴的笑容呢?!

衢州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中卫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昭通白癜风在哪里治疗
友情链接
成都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