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木纹天神下凡第11章女性史诗和走出地狱的他下

2020-09-17 来源:成都娱乐网

天神下凡 第11章 女性史诗和走出地狱的他(下)

(下)

绿帕蒂海港,人山人海,比起当初送别航队离港,这一次迎接的阵容规模和热烈情绪都要扩大无数倍,梵特兰蒂冈主教部和礼仪部都派遣最高领袖前来颁发荣誉,教务院更是由首席国务卿歌谢尔女王亲自牵头,以私人名义迎接帝国福音们的光荣返航,东部红衣大主教摩诺法蒂站在皇太子叔本华一行人身边,轻轻低语,苍老脸庞上露出会心的笑意,这位长者低头勤奋和沉默虔诚的一生几乎没有任何戏剧可言,老牧首曾说这位教士一辈子只生了一次气,的确,老红衣大主教几乎终生都在忙碌,每天都填塞着无止境的研究、注疏、教学和礼拜,他那卷帙浩繁的神学著作和劝教论文是各大修道院最受欢迎的经典,老人在帝国的超然地位,导致叔本华王子在到达绿帕蒂之前不得不去恶补了一个通宵的米亚教义,这才有了一场没有任何冷场的融洽谈话,正是那个“帝国最高的矮子”,数次提醒皇太子殿下要注意和沉默教士们的联系,叔本华并不喜欢只会拍马屁的贵族子弟,他更愿意接受拿破仑和君士坦丁这样的挚友,后者才是帝国的未来基石,君士坦丁背后是东部贵族圈,拿破仑几乎意味着半座教廷,如果加上军队中拥有盛大威望的战争机器隆美尔,皇太子觉得自己的基石就相当牢固了,可以承担任何父亲多次暗示过的压力。

皇太子殿下趁红衣大主教酝酿一个教义原理的空隙,抬头瞥了一眼站在港口最前端的修长女性,也只有她,胆敢如此占据最佳迎接地点,并且以她为中心划出一个真空圈,这个女人曾是宫廷文学老师,但叔本华王子接触得不多,倒是哥伦和妹妹雷尔夫公主接受过许多她教授的诗歌课程,叔本华嘴角轻笑,矮子啊矮子,你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个女人,对,歌谢尔女王是很漂亮,甚至称得上绝对的英武,说不定会是帝国最唯一的女性剑圣,但不觉得她的年纪稍微大了点吗?这样的玫瑰,太扎人了点吧。叔本华替朋友感到悲哀,玫瑰花,还是挑选那些尚未完全绽放的才明智,首席国务卿这类正在怒放的玫瑰,能再持续美丽几年?叔本华收回思绪,看了眼身边正遥望海面的阿佛洛狄,开始替自己悲哀,自己似乎比拿破仑更凄惨,矮子好歹还有位帝国月亮对他心存好感。微妙时刻,君士坦丁朝皇太子眨了眨眼睛,被捕捉到这个公开秘密的叔本华笑着瞪了一眼,北奥武符的天才青年悄悄做了个鄙视的手势,叔本华不客气地回了一个。

海面上,出现了一排黑点。

港口瞬间轰动起来,一些手捧鲜花的急性子贵族名媛已经迫不及待丢出花朵,另外一些本想迟些见到大司祭本人才撒花的贵妇小姐们也不愿落后,一时间,绿帕蒂成为花的海洋。

被好几束鲜更加利用用户的阅读行为。花砸中脑袋的摩诺法蒂一点都不生气,微微一笑,弯腰捡起一束,难得对皇太子玩笑说道:“看来不需要我花上好几枚波旁银币去购买了,绿帕蒂港口附近花圃这几天囤积的鲜花早就一扫而空,不得不从邻居郡省购买,都卖出了好价格,这在帝国,除了朱庇特城,可不常见,是好事,我很高兴能够看到这样的帝国。”

皇太子跟着从地上捡起一捧花,微笑道:“东部富饶而热情,随着航海业的繁荣,只会越来越热闹,希望您能够多写一些著作,将来我的孩子们就有了最好的阅读书籍,这有助于他们的长成。等他们长大后,一定会记起儿时的时光。”

与老牧首一样最有希望在死后被梵特兰蒂冈册封圣徒的红衣大主教摇摇头道:“感谢殿下的好意,但摩诺法蒂离那样的高度差了太远。”

叔本华没有继续说话,今天的谈话已经很有意义,再不知分寸地增加重量,只会得到反效果。皇太子之所以与教士阶层的关联不够,就是太头疼这帮老人不输给经院哲学的政治智慧了,能够成为枢机主教或者是红衣大主教,都是起码活了五六十年的智者,任何光鲜承诺,都敌不过岁月的冲刷,而老人们又都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一旦失信,很容易被他们轻轻划入黑名单。

阿佛洛狄与皇太子和红衣大主教刻意拉开了一段距离,当她看到越来越宏大的舰队船只,甚至可以清晰辨识出那幅帝国王旗,心中的巨石终于放下。

她和帝国无数名媛眼中共同的英雄,凯旋回来了。

与一般小姐不同的是,她的兴趣在于研究一串串福音硕果背后的深远意义,就像一盘下了很久的帕雅战棋,棋种众多,局势混论,突然发现一颗教士棋子对整个棋盘产生巨大影响,那么她要做的无非就是盯紧这颗棋子,以这颗棋子为中心,关注它带来的波动,这是很简单却很聪明的做法。和弟弟一起将北奥武符从地方大家族带进帝国一线梯队的阿佛洛狄下意识看了眼不远的首席国务卿,对于这位歌谢尔女王,她有适度的敬意,阿佛洛狄相信自己只要有这位女王的机遇和位置,可以做得一样优秀。

跟随国务卿一同前来海港的笔记官海士兹小姐轻轻提醒上级,“阿佛洛狄小姐在看你。”

歌谢尔女王没有转身,望向海面,打趣道:“很多东部年轻贵族都在看你。”

知性古典的笔记官平淡道:“他们的眼光可真差。”

其实偷偷打量海士兹小姐的何止年龄相仿的年轻贵族,上了年纪的贵族老爷也不再少数,共同点是眼神火辣,在帝国,贵族最喜欢女人身上三种衣服,穿着骑士装束的和装着修女教袍的,但近几年,第三种后来者居上,那就是身穿教务有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页岩气院精致简洁服饰的,帝都贵族都乐意花上一点金币仿制这种制服,然后交给家族内最年轻最漂亮的金丝雀,幻想成她们是教务院拿正式薪水的女性人员,海士兹作为一位首席国务卿近侍,年轻,优雅,聪明,这让她在朱庇特城十分抢手,爱慕者络绎不绝,让她那个小家族的地位暴涨。

国务卿微笑道:“是很好才对。”

海士兹有些脸红。

歌谢尔女王调侃道:“《一根思想芦苇》的续集肯定马上要出来了,这次你愿意阅读吗?”

气质极佳的笔记官依然摇头道:“《芦苇》不符合我的审美,不会购买。”

首席国务卿点点头,并不奇怪,看似随口说道:“莫泊桑枢机主教的那本新作看了没?”

笔记官犹豫了一下,说道:“仔细阅读了,但似乎有些内容有人代笔,对于《教诲》的深度阐述,很准确,而且。”

国务卿追问道:“而且什么?”

海士兹降低声音道:“那个人解释了很多,但埋下了更多,似乎是对教廷有所不满。他的文字,就像繁星,井然有序,但流动着让人敬畏的智慧。”

国务卿轻轻称赞道:“海士兹,做笔记官真是委屈你了。”

笔记官突然有些不恰当的恍然,记起了教务院走廊尽头飞出窗外的折纸。

————

朱庇特城乌尔姆大街,从1号到46号,46座府邸,几乎囊括了帝国大半的将军和军团长,从命名上看,就知道这里的荣光独属于军人和战争家,家族徽章是一头雪白野狼的鲁道夫就拥有了46个数字中的2。它的左手是帝国军相的家庭,右手是帝国鹰派军人的领袖庞培家族,换做任何一个另外的家族,简直就是生活在夹缝中喘息,可鲁道夫却表现出足够的强势和霸气,鲁道夫的孩子,从小就被长辈唆使去欺负和调戏军相的孙女们,或者跟庞培的孙子们打群架,每次家族都会给他们制定毫无道德可言的军事作战计划,使得鲁道夫的幼狼总能表现出极强的配合和纪律性,鲁道夫家族在帝国内没什么朋友,敌人倒是树立了一大堆,几乎能从王宫排到帝都城门,但能让鲁道夫家族记在心上的敌人不多,两个邻居中跟军相的关系一般,不是朋友,但好歹不是敌人,但庞培绝对算一个仇家,最让鲁道夫主人愤怒的是这个家族里最让他不顺眼的花花公子,没事情就来家族花园蹭着喝茶,这个小混蛋,真的以为捞到一个大军团的副指挥官职,自己就不敢把他吊起来抽打了?当年就是这个小狮崽子,把两个原本关系和睦的家族搞得乌烟瘴气,庞培在二十年前还算是鲁道夫仅剩的朋友,可随着那个叫尼禄的家伙不断长大,彻底完蛋,无数次帝国军事会议上,鲁道夫家主和同龄的庞培侯爵都能在帝国战略上保持高度一致后,因为一些孩子间的纠纷,在庄严肃穆的议事厅大打出手,拍桌子砸茶杯,破口大骂,两位长官的脏话绝对是对骂一百句都不带重复的,精彩纷呈,后来连古板严谨的军相都能十分淡然地坐在椅子上,一边喝茶听着骂声,一边提醒身边的幕僚官快速记下一些个新鲜词汇,某次被经过的朱庇特大帝听到,怒斥了一句在整个帝国十分脍炙人口的名言:“很好很好,帝国两位最好的将军,原来是泼妇!以后这里多提供一些茶水!”

后来,庞培侯爵主持圣战,鲁道夫家主转向航海,做一些比维京海盗好不到哪里去的勾当,加上一个花花公子的堕落和一位名媛的低调出嫁,两个家族的争吵才逐渐消停,这让那些个好不容易适应了议事厅里热闹气氛的将军们至今仍感到遗憾,每次跟年少后辈提起本该是无比神圣的议事厅,结尾总会加上一句类似感慨:“当年,我为了庞培侯爵,可是卷起袖子跟鲁道夫将军干过架的。”“孩子,爷爷为了鲁道夫将军,我当着庞培侯爵的面骂过他不是个东西,勇敢吧?呃,不过庞培侯爵马上就赏了一拳。”“唉,现在就很无趣了。”

鲁道夫家主,萨尔贡-鲁道夫是个极为健壮的中年男人,异常高大,而且相当英俊,作为一名实力各自毗邻圣棺骑士和剑圣门槛的变态双职业大师,作为一个能让庞培侯爵只能跟他骂战的帝都老牌贵族,作为一个在海外为帝国建立数个隐秘殖民地的航海家,一个比海盗更海盗的实权将军,萨尔贡侯爵是当之无愧帝国最具雄性气息的狼王,但这头雄毅无匹的狼王,却也做出了无数的浪漫壮举,年轻时代跟皇帝陛下争抢过女人,而这个女人现在已经是帝国的皇后,据说当年差一点她就是这个侯爵的妻子了。萨尔贡此时气势汹汹冲进花园,将一个正要喝茶的年轻混蛋提起来,拖拽着离开花园,金发青年嬉皮笑脸向一位亲手给自己煮了壶红茶的夫人求教道:“叶卡捷琳娜姐姐,萨尔贡这是在糟蹋你的红茶啊!”

夫人轻轻道:“侯爵,起码让尼禄喝完这杯茶。”

侯爵刚要把庞培家族培育出来的浪荡子抛过墙,听到这句语调很轻缓甚至算是命令的话,立即笑了笑,松开尼禄的领子,并且帮他理了理,然后一脚踹在碍眼年轻人的屁股上,骂道:“喝完就滚蛋。”

在帝都知名度跟矮子拿破仑一样高的青年揉着屁股坐回位置,开始喝茶,按照他的速度,这杯红茶能喝到明年,还不忘对侯爵挤眉弄眼,这让坐在一边的狼王抬手就要把这个小子拍成肉酱,起码一滩肉泥都要比青年这张臭脸顺眼太多了。

夫人微笑道:“尼禄,不去主持你的军团会议?就不怕大军团长扣你俸禄?”

金发青年嘿嘿笑道:“他敢?就不怕我父亲扣他薪水?”

鲁道夫家主气不打一处来,差点就忍不住动手了,但留意到家族首席女管家的警告眼神,只能一口气喝完滚烫的茶水。

夫人询问道:“跟那位两枚铁橡树徽章获得者相处得如何?”

如今已经离将军只差一步距离的年轻人漫不经心道:“一般,互相瞧不顺眼,我猜那个战争狂在梦里都在杀人,叶卡捷琳娜姐姐,换成是你,你愿意坐在他身边吗?”

被称为姐姐的夫人忍俊不禁微笑道:“是不太愿意。”

侯爵家主嘀咕道:“你这小子就一张嘴厉害点。”

尼禄得意道:“这还没够?我也就是年纪小点,否则你跟我抢女人,能不输?对了,我不愿意跟隆美尔坐在一堆的心情,就跟你现在不想和我挨着坐是一样的,理解了吧?所以我今天来,是希望侯爵能给我向军相写一封解释信,让我多在朱庇特城呆几天。”

鲁道夫狼王觉得自己宁愿去跟这小子的父亲对骂,也不要和这个花花公子吵架,冷笑道:“我马上就写信让你滚出朱庇特城。”

尼禄镇定道:“反正你那封信可有可无,要是写了,我就比预期早几天离开,不写,那我就多喝几杯叶卡捷琳娜姐姐的红茶,你自己看着办。”

如果不是有女管家在场,鲁道夫就要爆粗口骂这崽子的祖宗了。

尼禄吹了吹红茶,一口缓缓喝完,起身笑道:“姐姐,我这要去跟某位小姐约会了,明天再来跟你汇报战况。”

鲁道夫家主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吼道:“滚!”

没有尼禄这个害虫的花园,真是赏心悦目。

帝国狼王终于可以舒心地喝茶,平静下来的侯爵,如一座巍峨山峰,可以为任何女性带来安全感。至于暴怒的侯爵,那就是一座火山了。在海洋上,最喜欢把一大串海盗尸体挂在船桅上晒干的鲁道夫侯爵,是恶魔。

望着尼禄晃荡离去还不忘在一个侍女屁股上拍一巴掌的轻佻背影,鲁道夫女管家叹息道:“为什么不接受他?我知道,其实相比拿破仑在内很多帝国雏鹰,你更喜欢这个年轻人。”

侯爵轻轻道:“你知道答案。”

他当然欣赏尼禄这个披着羊皮外衣的狮子,从小就以一己之力将鲁道夫的幼狼玩弄得晕头转向,天生的战略家啊,那么个小屁孩就懂得出卖家族孩子先赢得敌人的信赖,加上对军相孙女们的掌控,最终成功驾驭了三个家族的所有孩子,对这个庞培鹰崽来说,敌人和朋友没有明确的界线,只有胜利和失败,但是这种鲜明个性下,这个孩子拥有一些更可贵的本质,很好弥补了他血脉中的冷血和残忍,比如痴情,在鲁道夫家族中,嘉宝并不是最美丽的,并不是最聪明的,可他就是喜欢,而且哪怕她出嫁了,成为别人的妻子,依然在坚持,当时所有参加婚礼的人都等着这个无法无天的年轻家伙来捣乱,但没有。

叶卡捷琳娜夫人,驯服了狼王的女人,帝国与歌谢尔女王齐名的传奇女性,皱眉道:“那么嘉宝小姐的幸福呢?”

侯爵平淡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尼禄自己也知道这个事实。那些看似华丽的冒险,只适合没有背景的骑士。”

叶卡捷琳娜夫人陷入沉默。

侯爵望向天空,嗓音沙哑道:“那个跟尼禄拥有相同教父的孩子,怎么就不选择壮烈的死,他到底是懦弱,还是?”

夫人平静道:“谁知道呢。”

————

卡妙在女皇的号召下进行了一场史上最细致的地理绘图和地质勘探,六支队伍中最旅途艰辛的一支穿过广袤冰原,沿着绵延海岸线徒步而行,所有人都已嘴唇干裂,当他们终于来到帝国第二大的奥黛丽海港,这是帝国最大的终年不冻港口,最叹为观止的画面呈现在所有人面前,港口外围矗立着两尊高达百米的伟大雕像,一座是海神波塞冬将三叉戟插入海中的雄伟石像,一座是冰雪女神的铁质雕像,重达61万磅,传言冰雪女神雕像上的铜皮和钢铁足以支撑起一支军团的全部武器,它位于将港口环绕的海岸手臂终点,与海中的波塞冬神像遥遥相望,共同守卫着这座港口,一名年轻女人摘下斗篷,沿着海岸手臂上的路径缓缓前行,越前行,就越需要仰视雕像,身后跟随者都主动停下脚步,很有默契地将这个世界全部留给他们的女皇,和屹立了千年的不朽神像。

年轻女皇走到冰雪女神脚下,望向波塞冬石像,在卡妙传统里,黄金三叉戟除了被当做这位主神的武器,还可以劈开大地和海洋,从裂缝中流出食物和温泉,所以卡妙子民敬畏海神,也喜爱带来富饶的海神,而女皇头顶的冰雪女神斯嘉蒂,是唯一对卡妙愿意付出关怀的圣欧神祗,她带来了永恒的寒冷和贫瘠,但卡妙人并不憎恨她,因为女神带来贫穷的同时,让卡妙人培养出了对任何灾难和困苦都无畏的精神,这正是卡妙这个被遗忘国度的最大财富。

他们的女皇在海边站立太久时间了,一位老人不得不喊来一个女孩,从行囊中拿出一条崭新的貂皮大衣,漆黑发亮,是最好的奥黛丽黑貂皮,这件东西能让其它王国富裕阔绰的贵妇们欣喜到疯癫,奥黛丽黑貂哪怕在卡妙也数量稀少,公认的“裘中之王”,这是途中一位猎户的珍藏,本来打算去给儿子换置一套从头到脚的武装,遇到这支队伍后,猎户看着双手生满冻疮的女王,这个曾经被白熊差点咬断整条胳膊都没吱声的壮汉立即送出了大衣,流着眼泪拒绝了女王的任何报酬。当女皇一行离开,村庄中所有卡妙子民都默默跪在地上,亲吻她留下的足迹。

老人轻轻道:“安娜,去把这个交给女王,那里太冷了。”

脸上早就被冻裂出血导致清秀容颜不再的女孩有些为难,很难想象这样历经风雪的小姐,是卡妙现任武神的亲生女儿,并且是唯一的继承人,她虽然接过皮衣,但是说道:“女王是不会穿的。”

老人叹了口气,道:“你试试看。”

安娜加紧步子跑过去,踉跄了一下,老人急忙道:“安娜,你慢点!”

女孩大声哦了一声,但步伐可没有变慢。来到女王身边,小心翼翼递上那件貂皮大衣,安娜做好了被批评的心理准备,说道:“女王,您穿上吧,要不然老凯南一定会骂我的。”

女皇收回视线,苍白脸庞挤出一丝温和笑意,没有拒绝,披在身上,伸手触摸神像,柔声道:“卡妙树立起波塞冬神像,意味着不排斥富裕饱暖,卡妙同时敬仰冰雪女神,是在无声地告诉那些傲慢和健忘王国:卡妙是从灾难中建立,绝不会在灾难中倒下。”

安娜坚定道:“没有谁能让卡妙人低头!”

女皇转身,伸手摸了摸这个其实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脑袋,“安娜,晚上有鲸鱼肉,到时候可别腼腆害羞,肚子是自己的,不能亏待了。女士也得填饱肚子,才能应付那些追求者。”

女孩俏脸通红,不好意思说话。

女皇轻声问道:“安娜,如果有一天卡妙人可以迁入更温暖更肥沃的地方,你说我们会不会变得更金雀花这些国家一样,将幸运当做理所应得的廉价品?”

安娜脱口而出道:“当然不会!”

女皇笑问道:“为什么?如果一代人不会,两代人,一百年以后?”

女孩认真思考了一下,但是没有能够给出答案,这个问题太大了。

女皇自问自答道:“试试看好了。”

她脱下那件貂皮大衣,披在安娜身上,温暖玩笑道:“我回去也不想被你父亲提出抗议。所以这件衣服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

安娜忐忑不安,但女皇拍了拍她脑袋,“你这两年的付出,远比一件衣服来得沉重。如果可以,我想给所有卡妙人带来他们应得的礼物,但我做不到。”

安娜泪流满面。

远方,看到女皇亲手将衣服披在女孩身上的所有人,一起低头默念:“吾王不朽!”

这样一个帝国,当终于被拧成一股绳后,难道还勒不死不公的神祗吗?

————

一个赤裸男人,独自走过了许多地方,一边行走,一边遗忘,遥远到任何人都无法想象。

走过了一个古老龙巢。

走过了诸神黄昏的战场。

走过了两个深渊位面。

不断被撕裂,不断被拷问,厚重的灵魂不断稀薄,记忆只留下几数个最重要的碎片镜像。

他最终来到地狱九头犬埃尔北迦守卫的冥府大门。

经过一场漫长谈话,在男人脚下出现一条漫长的归途,是埃尔北迦其中一条身躯,似乎没有尽头。

最初的一点光,变成一道光柱,最后成为一片光海。

光海中,出现了一条晶莹辉煌的圣洁阶梯,记忆随着脚步被一点一滴抹去的赤裸男人,没有忘记朝那颗地狱犬头颅鞠躬致敬。

东大陆,神圣帝国,玛索郡,诗呢歌地下城堡,书桌,木盒,半颗巨龙心脏终于停止了长达一年时间的躁动。

厄休拉古树疯狂蔓延的茂盛绿色路径像是触碰到了最畏惧的禁忌,离房间最近的走廊道路开始燃烧。

稍远的树枝,开始枯萎和衰老。

阴暗房间中,一个赤裸男人睁开眼睛。

弯腰拾起了自己的心脏。

他从地狱中来。


小儿厌食怎么办
孩子拉肚子是什么问题
济源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成都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