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毕业随想

2020-01-22 来源:成都娱乐网

毕业随想,关于我眼中的年作文的介绍

前言:九七毕业时前途渺茫,心绪繁乱。偶有感慨,记录如此。

一。

冰刀霜剑,风狂雪横的冬季,让生命变得枯黄。就是在这个冬季,心中的激情渐渐退潮,美好的愿景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我愤怒无言,不敢相信春天竟孕育于这样的季节!

然而春天还是来了,以它特有的脚步,缓缓地,却义无反顾地来了。枯黄掩盖不了嫩绿,乌云怎能遮住太阳。更可爱的是迎春花,玉兰花已于料峭的春寒中绽开笑靥。引得爱俏的姑娘穿起了超短裙。我不由激动了。

遍看校园春色,一时桃红柳绿,繁花满枝。捧一本散文,于草坪上盘腿而坐,心被方块字汇成的潺潺流水带入陶渊明的桃花源,不觉时光流逝。倦了,看鸟鸣于树梢 ,悦耳的叫声中夹杂有柔缓的歌声,远处,一位风态万干的姑娘正忘我地放歌。

又一次打击,再来看花。红叶李粉白的小花满了一地。春天也有花落!我不由呆立良久。是夜雨急风骤。一个早晨,我都不忍心看花。只黄昏立于窗前,看夕阳一点一点西坠。雨横风狂三月天,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欧阳修的诗句蓦然涌上心头。

忽一日被学友强拉出室,草坪依然是如茵的绿色。空中杨花飞舞,只要有风,它就从不放弃自己的追求。我发现,落了花的红叶李也别有风情。

春天依然是春天,我没有理由拒绝。

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习惯于静静地躺在床上。拿一本书,于惨白的灯下,陶醉于古人的喜怒哀乐。间或想到毕业以后。

一个人独来独往,见师长不问候,见学友又不作虚假的礼仪。人言不关心集体,又云孤高清傲。老师远而学友疏,幸不至于让老师忍无可忍,于学友又无利害冲突,生活才得平静。

那时的天不蓝,日子过得也不快。偶尔也感岁月匆匆,怎奈一拿起书本就想睡觉,加上那些连老师都搞不清的知识,只能徒增悲凉。

总以为毕业遥遥无期,转眼离毕业已只月余。三楼的一个只弟,于午睡时大声纵歌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歌声中透出的感伤常将我从梦中惊醒。而另一人则于这时发出一阵狂笑。于楼道内回响,忽然,不知是谁,啊…声声长叫,令人心碎。

近来天气反常,竟一月未下雨。气候闷热干燥。唯有那歌声,笑声,叫声让人感到丝丝凉风扑面。我知道,日子不多了。草于九七年六月十六。

三。

迎春花开的时侯,寒风依然刺骨。偶尔的嫩绿告诉我已是春天。仿佛一夜之间,繁花绽满枝头,红的,白的,蓝的,绿的。争奇斗艳,引得爱俏的姑娘穿上各色的裙装,微风拂过,花枝乱颤,长发。

一时赏花的,别有情怀的,络绎不绝。欢声笑语,随风飘荡。夜读红楼《葬花吟》花开花谢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不觉一笑,黛玉也真是,明媚的春天落泪,说能鲜妍几时。

倍受打击之后,那一阵很是迷茫。秋风秋雨的夜晚,惨白的灯光 照着灰白的墙壁,冷雨敲窗的滴答声常伴我入眠。有时真想青灯古佛了却余生。怎奈现在的和尚吃肉,喝酒。甚而抗议不让结婚,真是让人失望。无处可逃了,才理解了黛玉的悲凉。

但是日子还得维持,路终须走下去。为了白发早生的父母,也是为了自己。即使在冰天雪地亦有寒梅笑,况现是夏天。退一万步,往往小人得志,那我等寻常人为何要学岳飞,李广呢?大汉雄风,宋室微风并不因少了他们而失色。为何不学学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实用一下呢?九七,六月十八日。

四。

今天又是被对面楼上小女孩的哭声惊醒,旁边父亲大声呵斥之音也清晰可闻。但小姑哭声却不屈不挠,愈加响亮。

这哭声让人心烦意乱,遂翻身坐起。猛然忆起昨天早上的情景。我们可敬的系主任正满口的冠冕堂皇。这次毕业分配透明度很高,很公平…公平?公平到将一成绩平平,但善于逢迎的学生名次提到第一名。最近我发现同学们都怒气冲冲的,主任接着说道。大声的咳嗽声此起彼伏,更有人呸的一声啐在了地上。主任的脸由白而红,再白。同学们,别忘了,毕业证还在我手里,主任气急败坏。我悄然退出教室,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又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残枝绿叶铺落小路,显系昨夜大风所致。风是公正的,它使那些滥竽充数,道貌岸然者,从高处跌落。而小草虽然柔弱,却安然无恙。

操场上,化学系的毕业生们在踢足球。一同学带球犯规,裁判哨音一响,守门员也长出一口气。不想,该生却一脚劲射,球飞入门。众皆愕然。该生一脸的愤怒。

这时,一女生手拿矿泉水,碎步跑至该生身边。该生张口,女生喂水,一看就是一对情侣。生喝完,头也不回,似一匹野马,想通过无谓的奔跑来消解烦燥。女生在没有得到往昔温柔的抚慰之后,粉脸霎时苍白,矿泉水瓶也掉落在地,眼里泪光闪闪。这是一对即将各奔东西的恋人。

草坪上,忙于期末考试的,正匆匆地看书。往日,这行列中也有我,烦乱地背笔记,有时会想,早点毕业多好。可如今,我想说,同学这也是一种幸福,好好珍惜吧。

刚到宿舍楼,风骤起,将门吹得半闭。哐,一穿拖鞋的哥们,狠狠地把门踹开,门碰到墙上反弹回来,又是哐的一声。这又是一个要毕业的。恰在此时,校园的广播正在播放,请同学们文明离校。

上到二楼,满地的碎纸片。那白白的支离破碎的纸片,就如丧葬时所抛洒的纸钱。

回室,录音机里,任贤齐正哀怨地唱着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

别了,我的大学,愿永不再见!九七,六月二十九日于206室。

后记:如今回望,当时太消极了。生活是多样的,阳光总在风雨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随想

《随想》是2004年哈尔滨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三毛。

作文

作文(composition)是经过人的思想考虑和语言组织,通过文字来表达一个主题意义的记叙方法。作文分为小学作文、中学作文、大学作文(论文)。作文体裁包括:记叙文、说明文、应用文、议论文。

心血管堵塞吃通心络能疏通吗
拉肚子如何缓解
他达拉非能常服用吗
友情链接
成都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