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长篇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五十六章蓝蟒计划

2020-03-11 来源:成都娱乐网

「长篇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五十六章)蓝蟒计划

 第五十六章 蓝蟒计划。

沈醉跳下车,关上车门。他转身走进过往的人流中,消失了。大胡子司机忍不住把金条拿在手上掂了掂,心中暗喜:成色纯,够份量。

就在这时,一支手枪,从司机座位后面慢慢升起,顶住了大胡子司机的后脑勺。

两天后,多伦路口。一阵阵雷声滚过,天空下起了雨。

马路人行道上,镶嵌在大理石座上的露天时钟在雨中淋着,可以看清表上的时针正好指向九点。

前圆乘坐的那辆轿车,准时从教堂那边驶过来。和多伦路交叉的小巷暗处,一辆黑色汽车头冲着多伦路街口,已经发动。这辆汽车的大灯,一亮一灭向对面发出信号。前圆乘坐的轿车驶过来,离多伦路口近了,更近了。藏在小巷暗处的汽车,看到对面回应的信号,猛地加大油门冲出。

这辆冲出来的汽车猛地减速,一个急转弯,又加大油门朝前圆乘坐的轿车迎头撞上去。前圆的轿车司机猛打方向,向外侧躲,已经来不及了。“轰”的一声两车相撞。

巨大的惯性,使两辆车不停地翻着个,车轱辘朝天,冲上人行道,冲到大理石座上,被挡住。瞬间,两辆车的油箱砰-砰两声燃起火。带着头盔,身穿消防服,提着消防斧的沈醉,冲到前圆乘坐的轿车前,拼力地砍开变形的轿车门,拽出前圆,背起就跑。

警笛声响成一片。巡捕、警察乱了,他们朝车祸的起火处,跑过来。街口拐弯处,沈醉背着前圆跑过来。

那辆事先安排好的救护车,直冲着沈醉倒过来,嘎然刹住。沈醉拉开后门,将挣扎的前圆塞进救护车,纵身一蹦跳进去,关上车门。大胡子司机加大油门,救护车拐上大街马路。

“轰”的一声,后面车祸现场传来的声音。租界警察署的警车,响着警报驶过来。

那辆救护车响着急救的警报声,从警车旁一掠而过,驶过去,消失在夜幕中。

疾驶的救护车内。大胡子司机双手握着方向盘,把救护车开的又快又稳。沈醉摘下头盔,脱掉消防服,掏出烟,正想给前座递上一支。挣开绳子的前圆,一下子用手勒住沈醉的脖子。沈醉就势一倒,把前圆从身上背过来,摔到。两人在狭小的车厢内搏斗。大胡子司机通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的情况,脸上没动声色。

前圆骑在沈醉身上,用两只手死死地掐住对方的脖子,已经占了上风。大胡子司机看准时机,猛地用脚点了一下刹车。“哐啷”一声,车的惯性使前圆一下子趴在地上,脑袋撞到司机座位的后面,沈醉趁势扳过中村的两只胳膊,将其捆住。

大胡子司机侧过头,竖起大拇指,向沈醉致意。已经筋疲力尽的沈醉,挣扎地慢慢靠在救护车的窗户上,朝大胡子司机点点头:好样的。

前圆瞪着沈醉,还想用腿弄倒对方。沈醉躲过前圆的腿,看着躺在地上的前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极斯菲尔路76号大门口,卫兵已经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个个提着枪。救护车频闪车灯,朝门口驶过来。

特工甲:“车灯信号两长一短,是自己人。”特工乙迅速跑过去推开大铁门。救护车几乎没减速,一个急转弯,驶进院内。两个特工又一溜小跑地,使劲地把大铁门关上。救护车驶进院内后,慢慢减速,平稳地停住。院内四角高处的照明灯,“唰”地亮了。

李士群带领几十个特工一拥而上,将救护车围住。李士群大声命令着:包围这辆车,谁也不准开枪。

外围警卫队的卫兵,端起长枪,对着救护车。牌楼高处,架着的两挺机关枪,也瞄准救护车的后门。救护车前座的车门开了。

马云龙走下来,摘掉假的贴在脸上的大胡子:沈醉被我抓到,请长官验明正身!

马云龙又走过去拉开后门:沈醉先生,你又到了76号了。这次我看你怎么脱身?

李士群上前一步,举起手枪对着车里大喊着:沈醉,把枪扔出来,举起手,出来!

片刻,一支手枪从救护车后门扔出来。沈醉从车里慢慢露出头,四处看了一下:的,排场不小啊,土肥原贤二怎么没来欢迎我?

李士群得意的说道:你急什么,你们会见面的。

前圆也走下车。沈醉突然一把抓住前圆的衣领,又从腰间抽出另一支手枪对准前圆的脑袋。现场气氛突然紧张。沈醉喝道:都离我远点,要不然我毙了他。

众人都后辙,但枪口都对着沈醉。李士群软了下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别动枪。说吧,什么条件?

沈醉笑着说道:条件?把大门打开,我跟着他出去散散步。谁也不许跟着也别动什么心眼儿。还是那句话,要不然我毙了他。

李士群拖延着时间:这何必呢!马云龙利用车身,悄悄贴近前圆。沈醉凶狠地用枪顶了一下前圆的头:让路!

李士群无奈地下令:都给我散开。

众人后撤,让开通向大门的一条路。沈醉押着前圆刚要移动,马云龙腾空飞起,一支脚踢飞沈醉手中的枪。众人齐上,把沈醉按在地上。二宝子给沈醉扣上手铐。

沈醉回头骂道:马云龙,你这个求荣认贼作父的混蛋!我上次的怎么没打死你!。

马云龙冷冷地看着沈醉:上次差点死在你手里,这次一定得让你付出点代价,让你明白,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美的。

如临大敌的特工们生怕沈醉再跑掉,前簇后拥地将沈醉夹在中间押走。叶吉卿笑呵呵地跑过来,一下拉住马云龙的手:“你真是特工王啊,有本事,有本事。”马云龙却只是看着沈醉笑了笑,没有理会叶吉卿的恭维,而沈醉的眼睛则是死死的瞪着他。

76号三楼牢房。被带上手铐脚镣的沈醉躺在小床上,两眼望着天棚在思索。手铐与脚镣之间又有一条短铁链,使沈醉只能弓着腰。沈醉心想着:进了76号就等于判了死刑了,要想逃出去难上加难。不过只要自己有一线机会,就绝不能放过。

“哗啦”一声,铁门被打开。打断沈醉思路。沈醉看见李士群、尹丽走了进来。沈醉仍躺着不动。

李士群热情地和沈醉打着招呼,那感觉就像是对待老朋友一样:沈先生,伙食怎么样啊?

沈醉也显得非常亲热,笑着说道:不错,谢谢啦!

李士群十分得意地说道:我不能亏待你嘛,咱俩斗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我赢了。

沈醉猛地坐起,轻蔑地看着李士群:哼!你嬴了?说实话我是让马云龙那小子占了便宜。你跟我玩还差的远了。

李士群却对沈醉的态度不以为然道:自古都以成败论英雄,现在你是在我的手心里。我想要什么你也明白,用刑之类的对你也没有用。中国的古人说的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自己应该明白。

沈醉冷笑着说:当然明白。你想从我这占到便宜。那是墙上挂帘子没门。

李士群也不甘示弱地说:没门?那我就给你开个窗户,让你开开窍吧!

沈醉怒喝:你开个鬼!

李士群刚想发怒,又突然忍住,笑了起来:好,你现在还想不开,我也有的是时间来等你回头。尹丽,我看沈醉一个孤独寂莫,你陪陪他吧。只要他开口,什么条件都可以。

李士群走出的时候,冲尹丽使了个眼色,尹丽会意地点了点头。

尹丽走到沈醉面前,柔声劝道:沈先生,人嘛,到啥时候说啥话。别让自己吃亏。

沈醉一把将她推开,怒骂道:臭别靠近我,跟我使美人计没用。

尹丽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你怎么想不开呢?

沈醉转过脸,做出一副恶心的样子:你身上涂抹的香水让我作呕,能不能帮忙打开窗户。

沈醉弓着腰站在地上,尹丽,站在床上,打开屋子上面一扇极小的窗户。

三号牢房对面的一个小楼的天台,马云龙正看着76号院的三层小楼,在沉思着。

76号三楼牢房内,尹丽忍耐住沈醉的漫骂,已经离去,狱卒给沈醉送来饭菜,有鱼和红烧肉。

沈醉哼了一声:,还真优待我,不吃白不吃!

他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着,又冲放食物的托盘上拿起一包香烟,打开抽出一支点燃,看着燃烧的火柴,他又察觉到了什么,心里骂着:想放火都点不着一点儿可燃物!褥子都是石棉的!这李士群也不是等闲之人,一切都算到了前面。

沈醉又半躺在床上,回想了当初与戴笠、王天木等人在重庆商议如何摧毁76号时的情景。

军统密室内。戴笠在征询着所有人的意见:上海极斯菲尔路的76号大院,不仅是一个吃人的狼穴,而且丁默村、李士群这些人对我军统威胁极大,为此军统牺牲不少弟兄。我要从根本上催毁它,你们有什么办法?

众人低头不语。一个穿长袍的老者开口道:听说极斯菲尔路的76号大院在以前,有过一条大蟒,有一条曲曲折折很粗很长的蟒穴,这地方可真是蛇鼠之地。还有…。

戴笠打断了他:停,谢谢你吴老先生。你给了我很大启发。

戴笠从皮包里拿出七个颜色封皮的文件摆在小桌子上:这是我制定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干掉76号的行动方案,其中蓝色方案是炸毁76号总部。现在我重新确定为蓝色蟒穴方案。代号蓝蟒。选择接近76号的合适位置,以工兵的土木作业挖一条通往76号的。用TNT炸药彻底炸毁76号总部。

沈醉马上请命道:局座,这个任务我来完成。

戴笠赞许地点头:我也有这个意思,你是专家嘛。还有你,王天木,你这个工兵专家配合沈醉,早日实施蓝蟒计划,给76号以催毁性打击!

沈醉、王天木站起齐声:是。

接受了任务后,沈醉与王天木等人就秘密潜入上海,在76号附近租了一间平房,开始了他们的计划。

四位身穿作业服的工兵拉开一个水泥盖子。沈醉看一下黑洞调的洞口,又打开图纸一边看一边说:这是个电话电缆通道,你们四个下去,向前二十米向右侧直挖,挖到一百二十米后就是76号大院中大楼的地下中心位置,注意,可以挖通大楼下面的排水管道,这样便于通风,使我们不致于窒息。距离太远,送风能力不够。

四人点头:属下明白。

王天木向四人保证道:你们下去后,我使用送风糸统向里面送风,呼吸没有问题。

沈醉继续下达命令:两个人一班,一班一个小时。现在行动。昼夜施工。

两个工兵拧亮头灯,拿着军用锹镐跳了下去。

王天木高兴地说道:我大致算了一下,三天后就可挖到大楼底下,TNT炸药一炸,让他们这帮孙子连骨头渣都找不着。

沈醉马上提醒道:你先别乐,你小子这几天不许出去喝酒,等咱们的事办成了你再去上哪儿犯你这个臭毛病我都不管。

王天木:“是,我听你的。沈头儿,你说事成了升官发财这些好事是不是都跟着哪?”沈醉不耐烦地:“你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王天木高兴:“那我们可。”沈醉再次提醒他:“你先想正事好不好,把送风搞上去。”王天木笑着点了头,也开始了工作。

几天后,沈醉却得到了一个意外的:王天木叛变了!他们的蓝蟒计划自己也就破产了。

76号三楼牢房内,沈醉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沉思:那天炸药都安装完了,也侦察到丁默村李士群还有不少特高课的人那天晚上开会,功亏一篑啊!王天木这个混蛋如果不叛变,这个鬼地方早就化为灰烬。利用这条通道逃走也许是个办法。关键这是三楼的牢房出不去啊!

“唰”的一声,一支利箭从上面的小窗射入扎在墙上又掉在地上。沈醉机敏地翻身而起,迅速地拾起利箭。

沈醉展开箭头上的纸条细看:沈兄受苦了,此箭有东西可用。相信你的能力,今晚后半夜两点有人接应。无名氏。

沈醉把箭上绑的两把钥匙摘下来,打开手铐。

沈醉高兴地笑骂道:马云龙,这肯定又是你干的!还无名氏?少的和我装!

对面楼房的天台上,马云龙收起一支大强力的横射的弓弩。

何楚风拿着望远镜在观察:“马云龙,你箭法可以啊。射进去了。关键是那间牢房关的是沈醉吗?”马云龙把弓弩扔在地上,急切地吩咐道:“没错,我调查清楚了。咱们快走,实施第二步计划。”何楚风答应一声,跟着马云龙一起向外跑出。

76号丁默村办公室,尹丽、丁默村、李士群三个人坐在沙发上。

李士群有些无奈地:咱们都审沈醉四次了,这小子吃称铊,铁了心了。一言不发真没招儿。

丁默村也为难地说道:是啊,明天土肥原要看审讯记录,咱不能交一张白纸吧。

李士群看向尹丽:哎,尹丽,你不是吹没有你攻不下的男人吗?

尹丽对李士群的态度非常不满:怎么的,我办成的事儿还少吗?

丁默村一听又拉成了脸:你少往我身上扯。

李士群笑着:大哥,开个玩笑你急什么?对了,尹丽,你进去就光着腚往沈醉床上钻,我不信他就不…。

尹丽不满地叫了起来:李副主任,你说啥呢?

李士群也觉得自己这主意有点损,笑着说道:你也别装,你不是说你最喜欢他那样的硬汉吗?一举两得吗!

丁默村也劝道:是啊,尹丽,去吧。

尹丽推托着:都去一次了,怕不好使。

丁默村劝道:你再试试。晚饭给沈醉加点酒,没有办不成的。

李士群笑着补充道:对,还是大哥有招儿,酒里再下点猛药。看他沈醉能抗得住?。

尹丽装作无奈地:“好吧。事成了你们说话可要算数啊!”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前列腺增生要怎么治疗
温州癫痫病医院地址
玉林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成都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