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一br自从大奶去逝节能

2020-10-19 来源:成都娱乐网

自从大奶去逝,他家的日子便一年不如一年了。因为大奶葬在村前一个靠北朝南的梁杠上,后面是是周围村寨小孩夭折丢弃的地方,俗称娃娃坡。这坡像个赖蛤蟆。一条千年古道从腰间横插而过。坟墓就在“蛤蟆”跨下。坟的上下都是田。前面又是一座孵儿母鸡似的山,坟头对着“鸡”屁股。左边就是撮箕似的窝子大寨,右边地形就是当地有名的“死人停丧”山。一公里长的山,活像一个挺胸仰睡的尸身。山前人称院塘的小村,就像装谷子供奉死人的五升斗。坟的向山靠东的峡谷里,是海马洞。洞前有一个直径十几米的消水坑。于是有人说,从这坟的前后左右来看,可能是大奶葬地不好。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双坑兴起了一个牛马交易市场。那时候,新民的幺舅陈登万就开始以自己家养的牲口做本钱,贩卖牛马。年把多的时间,一家人穿的,吃的,像模像样的。惹得左邻右舍又羡慕又眼红。新民母亲看在眼里,想在心上。希望作为长子的新民,也能像他幺舅一样,挣点轻巧钱,过几天好日子,也好找位好媳妇。毕竟哪家有个姑娘,父母都想让她找个有好日子过的婆家。盐米的夫妻。毕竟物质是基础。虽然有人说只要感情在,哪怕吃酸菜之类的话,但那不过是虚晃话。新民母亲想来想去,就趁过年的时候,打了一小塑料壶酒,买了两斤点心,带新民去找他幺舅说:“幺舅呀,这是自家的人,你帮带他闯一下,三儿两儿找得点也比在家头穷磨苦做的好。以后做成个人样也不会忘记你。”新民的幺舅,清瘦的国字脸上荡开笑完全免费纹说:“大姑妈你也真是,既然晓得是自家的,讲一声就行了,你买啥子东西嘛?”见他幺舅答应,做母亲的,好像一下子拣得了个金元宝似的,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激动半天才说:“幺舅,那就拜托你,走哪点喊他一声,我们家头帮他准备点钱,买也好,卖也好,你带个眼睛帮照看他一下,刚学做买卖的人,肯定摸不到道,你要多指教他。”接着又转过身来跟新民讲:“跟幺舅跑,幺舅等于是我,你要好好地听他的,要放能干点,码不到的多请教幺舅。”新民似乎有点不耐烦地说:“我晓得,讲了就是,我会听的。”新民幺舅对新民妈说:“大姑妈,其他都不要讲,我找钱,不会让他折本,这你就放心好了。”新民的母亲连声说谢谢。

就这样,新民开始走上商贩生涯。在他幺舅贴心的带领和言传身教的指导下,慢慢熟道起来。渐渐地,能独自买卖牛马了。可以说,新民算是村里最早买牛卖马的商贩。一般情况下,星期五之前,他们三五成群地,先到织金方向的乡场把牛或马买来,等到星期五,赶双坑场(集市)时,吆(牛马在前,人在后,手反牵着拴牛马的绳子,时不时地吆喝着赶往场上)去卖。虽然是买单卖单,一个星期能赚几十、百把块钱。那时一个小干部的工资也就几十块钱,能赚这么多钱,是很多人都羡慕的。当然也有眼红的。在羡慕和嫉妒的目光下,新民有点飘飘然。他戴上了当时显得很有身份的上海表,夹克衣服桶桶裤,响底皮鞋戳戳帽,从头到脚,焕然一新。可是,他这一穿着,由于宽大而不合身,看上去是那样的局促可笑。

见新民会做买卖了,他的父亲成天笑得合不拢嘴。虽然新民有五姊妹,可除他“文革”初期在普定混得个初中毕业外,其他的混个小学毕业就喊回家和大人一起抢工分。新民父亲成柏,那时是大队会计兼小队会计,其母亲是个根号二,个头矮小而微胖的她,除了在家做家务外,就是在忙工时候为在外做工的成柏父子送送饭。所以当时有民谣曰:“袁二奶奶打草鞋,德二(新民二弟)家妈送饭来”。歇工时,好多磨洋工的妇女坐在一起,远远地见到德二母亲送饭,就会齐声高唱这两句话,唱一遍,笑一阵,有一种乐此不疲的兴致。当时袁二奶的草鞋打得细致、扎实,经穿,五分钱一双,人人爱买。一天打十双、八双,比做工挣工分强。据说,那时一个男劳力,从早到晚做一天工,算下来也就是一角三分到一角七分钱左右。新民家几姊做一天的工,还抵不上他爷爷一个人做一天。但不知咋算,同样的人口,同样的出工,新民家到分粮时,比哪家都要多些,不仅够吃,还要进口粮钱,还有余粮可卖。而且每年还要喂两头猪,两头大肥猪。过年杀一头大的,卖一头小点的(上调)。

别看他家里在当时日子红红火火,但几年几载的猪油都有,陈得发黄发臭。有时候,客人来,拿这油做菜,吃得皱眉,还不好讲。可见他家生活也是马屎疙瘩――外面光。后来,新民的大姑爹吃到这油做的菜,爱喝酒、性格直率的他说这肯定是时间在一年半以上的猪油,才会有这味道!最好不要再吃,要是可惜,硬要吃了,时间长会生病的,不但钱要多拿出去,人也要受罪!以后不要再这样节约来浪费。并说好在他懂兽医,这种陈油可做兽药配方。所以说,他适当拿点钱,让他拿走。大爷爷说,拿哪样钱,叫大姑爹用得着就拿走。二十斤左右的猪油,大姑爹还是拿了十多块钱。说是就算拿给老人买东西吃,而这油就算送给他。人情各有所归,这样,他家从此才没了陈臭的猪油。

但新民家如此节约的富有,还是让不少人眼红,暗暗咒骂成柏挖肉补疮。不过,他家与邻里的关系却处得不错,逢年过节,做啥好吃的,都要多少递上点。于是,邻居就想,还是有文化的好。成柏读过几年私塾,有点文化,能算会记,不但活路轻巧,还算得家里的日子红红火火!因此,邻居们开始重视小孩读书的事,再苦再累,只要孩子愿意读书,虽然辅导不了,但却不分派孩子家务或其他力所能及的劳动。这样一来,时间一长,新民的父母就看不惯,对邻居说,这样从小惯势,怕二天读来读去读成书呆子了,哪样都不会做,咋过日子?还说她家日子之所以好过,主要是大帮小补的,一家老小,不得哪一个吃闲饭。女邻居想,鬼话,胡话,哪个不晓得她家日子好过是咋会事?但却笑着说,哎呀,让他们(指自己的孩子)多学点,赶场买卖会算点账,不吃亏。实际上,是怀疑新民爹算账有问题,让孩子多学点,把账悄悄记下来对,看亏了多少,好找个说法。

因为新民的爹当会计时的机巧,所以,给新民做本的钱,还没动家里的牛马,就凑齐了。说是跟姑爹家借的,其实,集体卖公房的两千多块钱,一直在新民父亲手中。土地下放,除了公余粮,各家做来是各家的,也没人过问这笔钱去向,谁都想,自己出头得罪人,几十户人家,自己又分摊不了多少,于是就不了了之。还有土地下放的时候,大队都怕这政策会变,把大队林场可用的树,能用的都拿砍来卖了,剩下的拿分了。钱由大队会计管,说是以后用来修学校、修路之类。后来卖老学校建新学校,卖多少钱,新校花了多少钱,也没算账给大家听,随他几大姨妈咋算。虽然大队还有支书、有大队长、有民兵连长等,成柏一个人不可能独吞那么多。但始终有实权,就算几个暗地里分了,也不会少他一份。因此,背地里,一个队的人都认为,新民做生意的本钱,是他爹黑来的。都说看老天怎样报应他家。

新民母亲,见到新民每逢赶场卖牛,总是打酒割肉的,常常是一副乐乐呵呵的样子。而且,新民母亲每个星期还十块、八块地从新民手中得点钱。因此,新民母亲就高兴得像服侍老太爷一样对待新民。就像大爷爷吃得做得的时候,尽心服侍一样的心肠。也不问新民找了多少,咋用。更不去帮新民从长远打算,管紧他一点。总觉得有这样一个会做生意的儿了就是骄傲,就是本钱,就一切都放心了。甚至在人家谈到期权人三四有了个工作如好的时候,新民的父亲有点炫耀地对人说:“有工作没工作有哪样?那些教书匠,一天念到黑的‘硌嘴经’,一个月就那点工资,有时候还不得人家做生意的一个星期赚的多!”听的人知道成柏在炫耀自己的儿子新民。于是说:“人家那是细水长流,只要上足班就得。而且到老了退休了,工资照领。百年之后,国家还负责安葬。做生意,找的时候到是高兴,折的时候,折得哭起来!做生意还不是像老天一样,不可能天天都红火大太阳的!”新民的父亲听了这话,有些不服,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新民的母亲看到他的一个堂弟福平考上学校,福平父母为了转迁移户口,打了三百六十斤大米,交白岩区粮站,新民母亲看到那一大堆米白花花的米说:“嘛噫,你家这样舍得,真的是要供出去当官!是我,要着交这么多粮食么,考取我都不让他去!有个工作,一个月不过几十块钱,还要陪这么多大米,还不晓得要多少钱赶后供,才供得出来!”福平母亲回答说:“大伯娘呢,我们两个老的,就是吃不得文化的亏多了才想方设法供娃娃读书,那集体时候,工都没有出好两个的人家,做得有吃有喝的,我们天天出工的,还要拿口粮钱。反正不懂文化是随人家咋算。供出个娃娃来,只望他能管好自己,减轻点负担就算好了,不望他咋顾家头。不要说才考取学校,就算将来有个工作,一个月的工资,差人家会做生意的一大半截,就算不得哪样好,最起码不像我们一样,算哪样都不会算,吃了不晓得多少哑巴亏!”这一番话,也够新民母亲受的。于是,两个女人斗起嘴来。福平的母亲说,她又没有讲哪个,是话引着话的,随便讲些,哪个要有想法,有他的,现在土地下放到各家各户,做得好多,我想拿咋做是我的事,希罕哪个多管闲事?

新民的母亲心想,她也是多嘴,说这些闲话搞哪样呢?反正她家现在的日子,比起旧社会那些大地主的日子还要好过。好多读出书来有个工作的人,那日子还没有她家的好过呢?因为指引:被动的增加你的MF几率赚了钱的新民,每个星期,都会买上五斤左右的一壶酒,割上三、五斤肉,满面春风地往家赶。有时候还会邀上三五人,高声大气地划拳打码,煞是热闹,煞是风光。从苦日子里过来的邻居说,大吃如小赌。毛毛雨打湿衣服,杯杯酒喝尽家财。好心的邻居劝新民说:“你这步运程走得好,趁这个时候,打紧点,为以后娶媳妇也好,砌房建屋也好,作点准备。要有点长远的打算!”新民有点财大气粗地说:“人生在世,吃穿二字。这个你不用帮我操心,该来的它会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奈何。人生八字命生成。何必想得太远呢?”听的人摇摇头,心里说,好心当着驴肝肺,他长起眼睛看,看新民会有哪样结果。

那时的新民,在场上吃少午时,只要遇上村里的人,不管关系如何,狗肉汤锅也好,粉面也好,或者喝酒也好,都款天壳地的说他请客。人们乐得享受,都说新民做到事了,新民是好人,找得钱不忘寨邻之情,兄弟之情。也有人说,别看新民眼前能找两个钱,欢笑得很,这种人,最终是起不了坎的。真正能成器的人,不会像他这样张扬,生怕人家不晓得他找得钱似的。也有人说,新民能找两个钱,是他家爹成柏在集体时当过几年的大队会计兼生产队会计,整得点本钱给他做本。这种好张扬,图享受的人,别看他找钱,欢不到好两天,人不算计他天都会算计。

不管咋讲,新民买牛卖马找钱的名声在外。在很长一段时间,还没听说他折过本。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从广州来的牛贩子,想物色几个为他买牛的当地人。新民被物色上了。牛贩子将要买的牛定出等级、价位,按斤两付钱。这样一来,眼睛得力的,一天买卖十头八头的,不在话下。这样更赚钱了。但牛贩子有个条件,要新民他们帮送上火车。他们这伙人,完成任务,结完账,天就晚了,就驻北门马店。那时的北门马店,来的人大多是生意人,都是有钱的。于是有人在附近开起了茶馆,有一些年轻女人在那里唱山歌,郎呀妹的,歌声悠悠中,只要有钱,男女欢合的事就会发生。时不时还会听到因此发生的诈骗故事。新民回到家,常会给他那些没有好好出过门的堂兄弟吹,他看《红楼梦》的电影,如何好看,林妹妹如何的美。茶馆里那些姑娘,看到他如何客气,又如何的娇气。说是有人想打茶馆歌女的歪主意,可是,就像一个饿恼火的人,得了一块肉,正想下口时,突然从暗处冲出一条狗来,不但让你吃不成,还要把你撕得光溜溜的。新民的父母怕他在这方面出格,就四处托人帮他找媳妇。找到成林伯娘,请她在她的外家帮新民想办法介绍一个。成林伯娘想了想,就答应给新民在大陇介绍了一个姓张的姑娘。并先去张家递了信。

人家听说新民做牛马生是一把好手,没问人长得怎样,品行如何,张家父母就同意媒人陪新民去他家。新民砍了个三十多斤重的猪膀腿,割上十来斤重的一块肉,买了八瓶千杯少品牌的酒,还称了八封点心,请村里一个小他几岁的兄弟换着挑去。张家那叫福妹的姑娘,看他身材矮小单精,又是一个苞谷嘴,就闷着走开。福妹的父亲问福妹有哪样想法?福妹说看都看不过去!她的父亲很生气地说:“你这个姑娘啊,泥塑菩萨好看,哪个愿找个泥塑菩萨和到生活?过日子讲的要实在!你看人家,第一次来提亲,就来得这样丰厚,你还愁啥?人好不好看,又不是吃得喝得!人这一辈子,考虑问题要实在,过日子要紧!何况,人家长五间的大房子有一半,还有两间厢房,一间老房。你再嫌弃,怕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何况,自家的一个表姑妈做媒,她会害你不成?总是为你好,才来开这个口。管他人长得怎样,会买牛卖马的,总是有点灵机巧便,才还找得到钱。三天两头打酒买肉的,这样的人家你不愿意,你还想找哪样好的?”作为山村里长大又没有读过书的福妹,从小听惯了父亲的话,自己的终身大事,虽然有一点想法,但又觉得父亲说的有理。因此,听了父亲的话后说:“你既然这样讲,你是老的,你帮我做主,我听你的该行了?”福妹的父亲于是说:“那就这样,过日子就需要这样的人家,不要有哪样三心二意。我这就给人家回话。”福妹的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福妹的爹不懂得,下腮尖,上唇长,下唇短,两眼像鹰似的,这样的长相,虽然一时走运得势,但绝不会长久。不仅十有八九是苦命,是穷命,而且大多是鸡鸣狗盗之徒。

共 17140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把平常百姓家的生活描写得很细致,生活在最底层的百姓总是艰难的,读此作,让我们不得不思考劳动人民的生活出路。【:耕天耘地】 【江山部·精品推荐090611 4】

1楼文友: 09:15:22 谢谢耕天耕地先生能耐着性子读完我这篇有点哆嗦的文字并给予简要点评。 作者简介: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出生普定。爱好文学,读写为乐。乐于平凡,安命知足。不惑已过,天命在望。岁月东流,常怀梦想!

景德镇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南宁白癜风专科
东莞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
成都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