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艺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一十章 塔雷洛斯的赌局

2020-03-11 来源:成都娱乐网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一十章 塔雷洛斯的赌局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透亮的冰蓝色能量甩过,强大的冻结能力将西斯的大半个右手完全冰封,而贪狼所划过的轨迹也被冰舞姬冻成冰块后粉碎掉。

“谢了。”星寒后怕地盯着西斯,如果再被他抓住那样的机会,有了对萝丝的警戒之后必定不会好过。

“星寒,我用冰舞姬来做你的眼睛,你的异能对冰系应该有共鸣……”萝丝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撕下了一块布条,止住胳膊上的血之后将冰舞姬猛地扔向西斯的位置。

西斯纳闷地看着飞驰而来的冰舞姬,毫无规律可循的飞行轨迹,这样的禁器就算是砸到自己身上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你们是在xiǎo看我吗?”

西斯右手中的蓝色光影在一瞬间之内接连闪烁了好几次,空中的冰舞姬发出了“叮、叮”的清脆响声,在飞出去大约两三米时便向下坠去。

“呼——”

冰舞姬的前端剑身没入泥土之中,而黑暗之中,一道猛烈的剑气骤然而至,西斯完全来不及躲闪,只能硬生生地用精钢匕首暂时抵住剑气的冲击。

“切,真是阴险,竟然用这种方式攻击。”剑气的能量慢慢卸去,西斯手中的匕首已经被砍出了接近全刀身宽度的大豁口!

“如果没记错的话,你的禁器召唤式也是用了这种方法的吧?”星寒甩了甩断星上残留的魔力,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已经使用了断星将近一年,到现在还没有达到压缩能量全数释放的地步。

西斯定住身形,刚才承受断星攻击时耗费了不少的力气,贪狼的攻击虽然在敏捷性上无人可比,但毕竟体型较xiǎo,不可能跟断星这种剑型禁器正面交锋:“好吧,既然这样,也只能让你见识一下贪狼的王座模式了。”

星寒紧张起来,贪狼的王座化自己曾经在近处观察过,只有一次的攻击便会回到原始禁器的模样,但要挡下这之前近乎毁灭性的冲击几乎是不可能的!

“萝丝,保护好自己!”瑞纳狼王的起手式非常快,以冰舞姬的能力和萝丝的体能不可能敌得过这种攻击,但拥有艾斯洛特力量的星寒却不同。

“知道了……”萝丝的右手做出握持的动作,插在地面上的冰舞姬突然化为一阵冰雾,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吾之剑,白霞,阻断之墙……”

“咔——”

一堵雪白的墙面在星寒冲刺出去的一瞬间升腾而起,墙面一片白芒,完全看不到另一面所发生的情况。

“连接远古书页,接合!艾斯洛特!”

“轰!!!”

白墙由于强烈的震动不断地抖动着,大片的冰霜抖落下来,墙的另一边轰鸣声不绝于耳,萝丝死死地握住冰舞姬,只要稍微松懈一diǎn,白墙就会尽数崩坏,自己也会被突如其来的毁灭性力量波及到!

轰响大约持续了两到三秒,墙面开始出现破裂的现象。萝丝缓缓靠近墙边试图感应外面的情况,一条蓝色的光影瞬间剖开了一半的墙体,萝丝下意识地向一旁闪去,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墙面完全坍塌,夜幕笼罩下的浓厚烟雾之中,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一旁开战的欧力和瑞德两人也被来不及躲避的贪狼王座化攻击冲击出老远,不得已之下才纷纷露出自己的王座模式进行抵挡。

“萝丝,闪开!”

烟雾之中,两道蓝色的光芒突然炸开,高到可怕的魔力不断地飙升着,一股比一股猛烈!

就在力量交界之际,向周围轰射的高浓度魔力眼看就要落在萝丝的身上!一道亮黄色的护盾凭空升起后,一个柔软的身躯突然抱起了萝丝撤向远处。

“月星……谢谢,可是星寒不是……”萝丝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离开轰炸区域的月星,刚才所处的位置别説那面亮黄色的魔法护盾了,就连地面都已经被轰出了一个大洞!

月星打断了萝丝的话,道:“你们两个那么不叫人放心,我怎么可能一个人回去啊~”

好不容易被两股能量掀起的飓风吹散了一部分的烟雾,激烈的轰炸过后竟然再次升起了一股比刚才还要浓烈百倍的烟雾。

“这样下去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啊……”月星着急地望向烟雾深处,在看不到敌方的时候不可能发射魔法,眼下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里面传来进一步的消息。

与此同时,在短时间使用了两次强劲的轰击,星寒和西斯两人都已经承受不住这种力量的摧残,短暂的喘息过后,一阵清凉的夜风吹开了弥漫着整座山头的烟雾。

“哟~你们两个真是闹出了不xiǎo的动静呢,那个就是半艾斯洛特吗?”

星寒看向站在悬崖边的塔雷洛斯,他正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断星,看来那一半的剑鞘勾起了他不xiǎo的兴趣。

“你説过不来插手的吧?塔雷洛斯。”西斯厌恶地瞅了塔雷洛斯一眼,而他也做出了一个不再多问的手势,继续站在一旁观看着战斗。

这时星寒才发现,另一边对战的两人都已经受到了自己和西斯共同释放能量的冲击,但靠的如此之近的塔雷洛斯却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被轰到的痕迹!

“好吧好吧,不打扰你们了。这样的话……”塔雷洛斯的眼睛突然瞟到了不远处的萝丝和月星,只听见“轰——”的一声,这种超越了一切理解概念的速度竟然只在半个眨眼的瞬间就已经到达了萝丝的身前。

萝丝的反应也不慢,在看出塔雷洛斯的意向后迅速反手向前划出一剑,但无奈塔雷洛斯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剑刃几乎什么也没有接触到便被一股扭曲的外力甩向一边!

“呃……”

双手像被绳子捆住一般,萝丝根本无法在塔雷洛斯的手中挣扎半分,还没等月星反应过来,他已经抓着萝丝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还是这个女孩比较让我感兴趣。”

“什么……”星寒顿时傻了眼,只不过是眼睛一张一合的时间,塔雷洛斯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抓住了萝丝!“塔雷洛斯!放了她!”

“哦?我记得刚才説过这个女孩的能力很特别吧?”塔雷洛斯一脸轻松地摁住身前的萝丝,任凭她再怎么用力也挣脱不出自己的手。

“你……”以现在的力量和塔雷洛斯交手的确是个万分不理智的选择,而且在还有两名碎刃成员在这里,光是他们的碎刃黑化就能在一瞬间将自己撕成碎片!

“吾之剑,名曰——冰舞姬……”

“唰——”

一把冰白色的大剑突然隔在萝丝与塔雷洛斯之间,自己和他们中间的距离太远,这样冲过去一定会被西斯率先找到突破口。

“吾之刃,名曰——鬼裂之牙!”

“叮!”

一把青色的战斧突然出现,将冰舞姬猛地劈到一边!

“你想干什么?”星寒尽可能地保持着冷静,在没有弄清楚塔雷洛斯的目的之前不能轻易动手。

“很简单,遵从幽红大人的命令,他的目标只是你,这个孩子嘛……只是我的个人爱好而已,你应该知道的吧?”塔雷洛斯冲星寒一笑,问道。

星寒不解道:“知道什么?”

“一个人只能拥有一把禁器,无论禁器变成什么样子,都不可能再拥有第二把。不觉得很奇怪吗?第一次见到这孩子的时候,她用的禁器可不是那一把。”塔雷洛斯用战斧指着地上的冰舞姬説道。

萝丝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她不愿意被别人提起蓝色断罪的事情。

“那又怎样?”星寒死盯着塔雷洛斯,但注意力还是没有从西斯的身上移开。

塔雷洛斯甩了甩手中的鬼裂之牙,淡淡道:“幽红大人除了魔之翼还有一把禁器。”

“切,只是这种无聊的事情吗?”星寒问道。

“不不不,当然不会,以幽红大人的能力,同时拥有两把禁器当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没想到除了幽红大人之外,还有人可以使用两把禁器……”

塔雷洛斯顿了顿继续説道:“这样好了,跟我赌一场吧。”

“赌一场?赌什么?”星寒依旧冷静地应对着塔雷洛斯的每一句话。

“用你的半艾斯洛特跟我打一场,如果你赢了,这个女孩就可以还给你。”

“但如果你输了,我就在你面前杀了她……”

刚才的那一刻,他説了什么自己完全没有听到,为什么心脏会狂跳不已?

“星寒……”月星有些担心,塔雷洛斯的实力自己并没有见过,但基于刚才从自己眼前抢走萝丝的速度来看,这个人不可xiǎo觑。

“怎么?不敢了吗?”

“我接受。”

“什么?!”一旁的瑞德稍稍一惊,面对这样恐怖的敌人没想到星寒竟然还是毅然决然地接受了赌局!

塔雷洛斯似乎也没有料到星寒会接受下来,愣了愣道:“很好,既然这样,不拿出真正的实力可就没有机会了哦。”

星寒看了一眼萝丝,她的脸色惨白,她深知自己和塔雷洛斯之间的战斗会变成什么样子,那是绝对压制性的力量,不可能是星寒所能抗衡的!

“星寒……”

断星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那是艾斯洛特和禁力的结合,心脏依旧狂跳不已……

“哼,既然赢不了,怎么可能输给这种嚣张的家伙。”

跌打损伤如何使用活络油消肿
阜阳治疗妇科费用
咸宁妇科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成都娱乐网